十年磨一剑
看不见的第5届“为坐而设计”故事

搜狐家居专访记录

由中央美术学院江黎老师发起的“为坐而设计”大赛,历经10年,是怀有设计梦想的人们的摇篮,多名设计师通过这个比赛走上世界设计舞台,十年磨一剑,而今这个大赛已经成为业内高水准的赛事,也是中国设计力量的呐喊和歌唱!

在第5届“为坐而设计”参赛作品开展之际,搜狐家居设计师网独家专访了大赛发起人、总策划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江黎老师,大赛评委红专厂文化艺术机构厂长、艺术总监黄丽诗女士,大赛见证人北京丰意德工贸有限公司董事长安钟岩。

 

看不见的“为坐而设计”故事

      每件事情背后都有不被人知的故事,作为走过十年历程的

       主持人:请三位老师分别从自己的立场谈一谈对本届比赛的看法?

       江黎:Albus教授几乎每一届都是我们大赛的评委,是本届大赛的评委主席,评审后我问他对这次参赛作品的评价,他觉得这一届水准高过以往,大部分作品真正从设计角度考虑的更多,往届作品更多的是从外观、观念、艺术层面去考虑设计。这次设计从功能上、用材方面更专业,他觉得这是他看到的本届比赛的最大不同。而我个人觉得这一届不但数量多,成品率特别高,完成度要更好。因为往届大概会有十分之一的作品都无法展出。今年请到的评委并不多,其中日本三田村有纯是第一次来做评委,所以他敏感度比较高,他很惊讶中国的比赛能够这么丰富,并且很国际化,在评审过程中很公平,非常受感动,这在日本都是很难做到的。

       安钟岩:我是一个外行,做一些和时尚、设计有关的行业,很喜欢设计,我跟江老师也因“为坐而设计”结下了友谊。本届比赛中我看到很多设计师用了很多新的环保材料。有的是用一些旧报纸,做的很美观、很漂亮、很时尚。这证明选手真的很用心,因为当下环保是热门话题,设计师能够把它融入到作品里,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这对我们今后的生活会有一种点播作用,设计师用心在引领时尚、发挥作用的同时,又给社会一个很好的作品。从一个老百姓的角度而言,我觉得应该对他们大加赞赏。

黄丽诗:我跟江老师的合作刚刚开始,但我跟江老师的观点一开始就达到了高度的统一。因为我是做艺术与设计,也算是创意产业一个很特殊、很典型的例子。我们的核心跟江老师现在办的活动中的创意是不容置疑的。从评审工作开始,到参与协办,我有三个重点感受。  

第一,这个由学院发起的大项目具有很好的榜样作用。目前真正能够做到产、学、研结合的院校并不是太多或并不是非常优秀。“为坐而设计”这个大赛刚好体现了这一点,体现了中央美院产学研的能力,真正搭建了学校跟社会对接的桥梁,引领全国的学校朝着这个方向努力。这也正是外国大学已经做的事情,国内好像现在做的还不多。“为坐而设计”算是起了一个非常好的头,影响非常大。这样也调动了全国学院设计教育的协作、沟通和内部联系,也调动了学生互相交往的途径。

第二,让社会,甚至让媒体、公众、艺术和设计爱好者,看到一些产品在制造、投放市场前的东西,因为大家通常看到的是商场或广告中产品制造之后的状态。而大赛中每一件作品都是单一的,很多人想买都买不到。这是一个很概念性的。这让公众了解到我们产品设计投放市场之前,在研发过程中,有很多不同的人去参与过这个事情。最后出来的作品应该是人类的结晶,它在市场上与消费者有直接的关系。

第三,对行业内专业人员的推动。对产品设计、艺术与设计,设计院校和设计公司、生产厂商、公众之间的交往都有渗透力。而且这个比赛也调动了很多人对产品设计的认识。尤其在中国高速发展的时期,能够十年坚持做一件事情,这是非常让人敬佩的。而且它的目标一直没变,重心一直在那,没有迷失,江老师很坚持、很执着,我非常佩服。她刚刚谈到几度要放弃时,这才是最好的体会,因为很多事情快要走不下去的时候,就接近成功了。

       安钟岩:江老师让我感觉到她很执着,对艺术的追求,这十年坚持下来也非常辛苦。

江黎:十年来,一届一届下来,中间还是有很多机会可以商业运作。但我总是不想把这样一个比较纯粹的学术探讨性的比赛当成生意去做,很多支持我,支持这个大赛的人都是不计回报的。我常常想这种由学校组织的比赛能够给赞助企业带来什么。但这在设计层面来讲是一个比较前端的活动。因为一个设计师将最初设计思想变成一个初级想法表现出来时,离生产,进入市场,还有一段路要走。而恰恰这段路是他们将来通向商业化成功的必经之路。大赛的结果是无法预知的,因为这段路很长,生产、研发、投入需要时间和市场预期,我们的这种坚持是一个漫漫长路,做这件事有没有意义?曾经有很多人质疑我们是自娱自乐,置行业于不顾,但我觉得在设计方面,能够体现当代中国设计文化的内容,代表中国原创力量,我就知足了,我希望让这个展览能够跟国际对接,让更多的人了解我们中国新兴的设计力量。

采访花絮:从第一届到今年的第五届“为坐而设计”,让更多的设计师通过这个平台走向了世界,五届十年的大赛也见证了中国原创设计力量的成长印记,在中国有那么一群热爱创意、热爱创造、热爱原创的人在努力,在拼搏,这就是“为坐而设计”带给更多人的惊喜和力量。

 

十年一日的坚持

因为很痛苦外国人对中国设计的误解,总有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头,这也是一直支撑江黎老师在困难重重的条件下依然坚守“为坐而设计”的精神领地。

       主持人:新闻发布会当天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是其中几把儿童椅,很多小朋友特别喜欢,就像进游乐园一样。

       江黎:这次的主题是“坐和其他行为”,坐本身是一个行为,再如何与另一个行为结合,还是从行为的原点考虑设计的问题。这是德国教授Albus提出的这一届的主题。

       主持人:黄老师对这一届设计作品的感触怎么样?

黄丽诗:从布展、前期筹备,到评审、开幕式、展览,能够体现出江老师这个团队的能力非常立体,无论是前期策划、参赛,后期宣传、展示的形式、活动安排,都体现了这个团队从理论型转化到执行能力的非常典型的表现。首先我认为“为坐而设计”是目前国内学院展览做的非常好的。另外,从大赛本身,江老师认为这是一个很学术的活动,跟商业很难切入。安总认为它有商机。其实我觉得,她们俩都对,因为这刚好反映这个大赛的多面性,一定要坚持下去,现在它已经是用这两个翅膀在飞了。

学术的根不能丢,这是核心。无论我们在市场上冲锋陷阵,或者在学院里面苦思冥想,或是派生到其他设计师的工作,我们都是为了一个目的,一个理想,就是要推进中国人的创造能力。要让中国的设计崛起,摆脱山寨形象,我们不要再当山寨大国了。我认为这个大赛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它推动了中国设计由中国制造转成中国创造,这一步非常重要。

江老师从2002年开始做“为坐而设计”大赛十年,2002年中国的工业和产品设计还是一片空白。但江老师从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了我们的探索。而且当时的探索在国内是未知的,不同于现在刻不容缓的状况。我们更希望这十年内,从“为坐而设计”这个比赛能看到中国创造这十年经历了怎样的过程。刚才谈到的跟踪获奖者,那只是其中工作的一部分,我们要总结这十年来,通过我们大家的努力,“为坐而设计”从第一届的外部环境到第五届这十年中外部环境发生的变化。“为坐而设计”大赛的成长、推动和实践的轨迹,是和中国的创意产业、工业设计、产品设计的步伐、方向、频率一致。而且我们还走在核心,前瞻的位置。回过头来看,这个大赛很有必要,而且很有意义。江老师刚才说很多人不理解,不要紧总有一天会理解的。

       安钟岩:设计将来必须是为商业服务的,我们必须要让它变成商品,有了商品,有了保障,它才能继续发展,它就是为了让人们的生活更丰富多彩。

       江黎:我不是拒绝或割裂开商业,作为我个人或大赛本身,能不能变成生意,能不能商业化,靠我个人是推进不了的。这个比赛是行业内一个比较前沿的设计研究。我们的团队很多都是志愿者。

       黄丽诗:苹果公司为什么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渗透到全世界,因为他们重视创新,他们的核心理念就是创新,要以人为本,这是一种新的信念标志。一切企业如果他不把创新变成企业核心文化,都会失去生命力。

主持人:我们的评委团队都是国际有影响力的。

       江黎:本届评委对这次的比赛很认可,国外的评委也想看看中国原创设计大赛会达到什么程度。我们的评委评审的过程也很国际化,很公平、公开、民主,参赛的作品里有很多我的学生,但我从没告诉别人这是我学生的作品,让评委自己去看哪个好。日本的评委也非常感叹我们评选的公平性。

       第二届评选时我们请的国际大腕克拉尼担任评委主席,当时我们把设计草图都挂在墙上,他非常认真仔细的看那些草图,他也是非常感动,在这些设计中有那么多创意想法,都需要去做成产品,我们坚持请国外大牌的设计师和专家、权威,就是想让他们来见证中国的原创设计作品,看看中国的设计师的成长和努力,我觉得很有意义。

黄丽诗:现在科技和技术发达到10秒、20秒就可以连线美国,再远的地方都可以。科技交往已经很多,但文化交往还没跟上。现在是速度文化,他对人性的挤压,对日常生活的影响已经非常的大。文化方面我们自己的内部交流也没跟上,本届的大赛能够融入国际上其他文化和设计师参与非常好。一方面他们可以见证,另一方面我们可以有交流的机会。虽然我们现在还是制造大国,但我们已经站在同一个平台跟国际对话,这个非常重要。所以我们要增多与国际设计交流的平台和机会,我们一定要多支持。

       主持人:听说马上要去香港和广州做巡展,请两位老师谈一谈巡展的情况。

黄丽诗:因为这个大赛是全国性的大赛,又是国际的,我总结了三部分。第一部分是大赛的参赛和评审。第二部分是国际邀请展。第三部分是行业内所有资料的整合。

以它的立足点来看,这是非常具有国际性的展览,我们在广州有20万平米的创业区,离香港都很近,因为珠三角是中国现在非常活跃的工业生产基地,央美展览结束后,再搬到广州,这是很有必要的。一方面对教育来说是设计理念和教育思想的外延,在广州和香港的展示机会,除了能够在全国继续去渗透这种思想之外,还可以尽最大限度的去跟社会互动,我们希望通过这几地的展览,把这个展览推到国际。目前很多参赛作品还很概念,通过这个展览,我们会跟很多产业机构、社会力量集结起来,把这个内容做的更厚、更深、更成熟。为未来的明星设计师们搭建一个通向世界窗口。希望在香港和广州这两地的交流与互动,能够调动起珠三角和全国更多的人去关注这个大赛。希望它变成艺术设计和产品设计界大家比较重视的大赛。将有助于推动行业和中国创意人的发展。


大赛未来在何方?

其实第5届“为坐而设计”,因资金等问题,差点让江黎放弃她坚持了十年的事业,作为一个学院举办的这种国际赛事,期间的艰难自是很难有人经历,经历这场挫折,江黎老师和他的团队,他的支持者们将会何去何从,我们能否看到第6届“为坐而设计”呢?

主持人:这个展览,很多人都特别喜欢,开幕当天很多人都去到每个椅子上坐一坐,去感受。以后的大赛评审环节会不会考虑或收集大众的意见?

江黎:应该会有一些搜集。现在我们还没有缓过来,我们的团队在开幕之后,一下又回到自己的日常工作中,如何来搜集、总结大众的意见确实非常有必要的。

主持人:对于这些参赛、参展的作品他们未来的命运将如何?

        江黎:展完结束后会做一个拍卖,将这些资金作为“为坐而设计”的基金。希望人们来收藏。这次的50把椅子,有好多设计师已经有市场价了。他们的签名只是针对这个展览,黑川雅之就专门做了那件椅子,就是为了将来拍卖时能够比在商店的价值更高,做唯一的一件。我们把中国本土的比赛推向国际,先走出北京,再走出国界。还有一点,还想把它做的接近商业,让它有一个与市场对话的窗口,让这些设计师的作品都能走出去,被大众接受。

        主持人:其实我们已经看到企业在这方面有所动作了。今年我们与曲美家具做的一个创意家具大赛,共收到的600多个作品,我们都很惊喜,企业已经有了这种意识了,所以这也是产品设计未来发展的导向性。

        江黎:这一届是想让它更上一层,一是走出北京,另一是跟市场对接。像拍卖、知识产权等问题。这一届巡展的时间比较长,我们希望在巡展过程有所发现和突破,希望能看到一些效果。如果商业对接上没有特别大的起色,我们也会继续坚持下去。

        黄丽诗:现在的设计教育面临一个问题,很多毕业生不能与设计企业衔接。其实“为坐而设计”大赛就是不断在填补这中间的空白。包括他强调要有动手能力、可实现性、可操作性、产品运输的便利性,从创意变成可为人使用的产品,强调舒适感、美观、价格等方面,他们都在做,而且做的很细致也很重视,这是我们评委达到的共识,这跟画草图不一样,除创意之外,还要做出一件产品,不单好看,而且能够真正的投产。有人喜欢做设计,消费者要接受,厂家也不会觉得生产有太多的压力时,各方面整合起来,现在得奖的那几件优秀的作品都满足这些条件。

       安钟岩:这次“为坐而设计”,设计师本身也非常认可。不管是得与否,他是受益匪浅的。我从跟他们的言谈中,觉得他们非常有信心。

       江黎:其实能坚持下来,真的跟周围人的鼓励很有关系。这也是我的一个事业、一个理想。

       安钟岩:将来我们还得搞一个活动,从我们这里得金奖的人,让他们走出去,让他们看看国外的设计。

       主持人:明年的米兰展我们搜狐还会进行全面报道,我们也希望能够跟一些设计师一起交流、探讨。我们媒体也非常想推动中国设计的发展,希望能够改变国际上的一些看法。

       江黎:我做这个比赛最初的想法就是这样,就是想让外国人看看。在国外那么多年,知道他们那些设计师、艺术家是怎么做的,回来以后发现一些外国人根本不认为中国有什么设计,心里非常不服气, 但200102年那会儿我们的设计力量确实还非常薄弱。

       主持人:但中国真的是有这些人,在做着自己的设计。

江黎:好的、优秀的人有,关键是怎么挖掘,怎么给他一个土壤,我们生产企业没有给设计师一个机会。很多生产企业、品牌都是请外国设计师,没有一个企业拿中国的设计师做宣传。而朱小杰老师是一个例外,他有自己的公司和自己的品牌。企业很尊重设计师,而且以一个中国设计师来作为他企业品牌的形象。如果中国企业能做到很尊重中国设计师的设计,我觉得中国的设计才能走向国际。现在的很多中国品牌的家具进入不到米兰国际家具展的原因是很多都是国外的复制品和山寨品,所以人家非常抵触我们,就是因为我们没有自己的设计。科隆家具展、法兰克福消费品展也都是一样,法兰克福主要是家居产品,他的规模更大,在整个展会上把中国、东南亚的展商安排到犄角旮旯,进入不到主展场。展场上一看到中国人背相机,马上让你把相机寄存起来,否则就不让你进入主会场。

中国的大部分企业对自己的设计师不够有信心,或者说他们不给中国设计师机会。不是中国没有设计师和好的设计,只是中国的企业还没有意识到拿自己的设计去国际上比拼。中国客户还有点崇洋媚外,你在国内推国外的设计师可以,但是你要想到国外立足,一定要推中国的设计师和中国的设计。

       黄丽诗:这是民族最核心的文化问题,跟建筑、服装领域一样。首先自己要尊重自己的文化,但文化不可能一天有收成,肯定要培养、要坚持,但我们还是乐观的。因为现在我们看到中国的设计行业已经在崛起,现在中国的建筑设计在国际上已经有一定的影响力。

       江黎:谈到企业这一块,企业的品牌,在树立中国设计师上应该意识到,好的设计师是需要企业培养,要给他机会,要不给他机会,他永远是自由职业者,只能往作坊式的、艺术性方向发展,跟企业总是不能对接上,进不去,要给他机会中国设计才能够起来。

       主持人:中国不缺好的设计和设计师,为什么外国人不认可我们,正是缺少了将他们推向国际的平台,而且也需要自己有自信,很多方面综合起来把他推向国际的市场。

       江黎:这两年外国人开始对中国的设计师关注。在前段时间一个德国人,把中国当代的特别有中国特色的日常生活用品搜集起来,大概有100件,做了一个小展览,这些产品还要到意大利和德国展览。那些产品都是很好的设计,没有设计师的署名,但非常好用,非常适合中国人的生活方式。这些工作都需要去做、去挖掘的。现在国外人非常关注中国大众生活用品,因为国外没有那样的生活方式、生活习惯、生活文化,只能在中国这个土地才能存在这么好的设计。

       黄丽诗:我们现在做的这个事情就是最好的时期,是推进中国创业和革新精神的最好时代。因为中国在崛起,引起了西方很大的注视。他不是注视我们的钱,他在注视我们的文化,他要注视中国人的生活背景,他思考什么问题,他需要什么东西,才能够跟我们互动。现在很多人在谈中国的文化复兴。复兴复什么?就是要做有创造力的,这是核心精神。就是要从中国制造变成中国设计,这就是我们的核心。一定要拥有一个创新能力,这个经济的发展才能持久、才能有生命力。现在只是短暂的状态。那天央美美术馆王璜生馆长说现在的形势就是杀鸡取卵,急功近利。创新是持之以恒的东西。

       主持人:最后请几位老师谈一谈对下一届的期望。

       江黎:看看我们这界展览效果,下一步可能跟艺术部分来交叉,像摄影,让“坐”的概念不断的延伸到不同的领域,这样可以不断的做下去。比如艺术和摄影,都可以通过拍摄来告诉别人,你坐的行为和椅子,可以用摄影艺术来表达。摄影艺术是用光和影,很漂亮的画面来表现这个主题,我想可以每一届这样慢慢的延续。

       黄丽诗:我记得有一位哲学家说过“每个人都有在这个社会里面不可名状的痛苦而设立的,我们必须要满足以人为本的东西。”“为坐而设计”刚好契合了那个哲学家说的话,让人坐的舒服,让人满足身体上的享受之外,还有精神上的体会。西方文化最望尘莫及的一点,是我们很讲禅意、很讲思想,要深远,这在西方无法理解,看中国的古画他们很入迷。“为坐而设计”这个点非常好。对下一届,我们要多一点时间把它做的细致一点。让设计师有更加宽泛、更加开阔的思维去创造一些比较好的作品出来。纵向做的更深,横向做的更宽广。技术、工艺可以直接影响人类生存活动,这是一个很伟大的东西。现在“为坐而设计”已经十年了。我们有十年的基础,是我们工业设计和产品设计前辈们已经拓展出来的轨迹,能够做的更好。有一个非常好的方向,不是参考包豪斯的轨迹,中国十几亿人,完全可以创造一个奇迹。这种奇迹应该是我们无法估量的。

       安钟岩:作为一个企业,能够为中国的设计界学院派做一点小事,感觉心满意足了,其实没有图任何的回报。就是期盼着我们的下一届江老师更加精彩的上演“为坐而设计”的大赛。

       主持人:我们今天就到这儿,谢谢三位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