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届“为坐而设计”
大奖赛
参赛者访谈录

参赛者访谈录

主持人

        今天请大家坐在一起,探讨一下为坐而设计大赛本届主题“坐与长者”。在上次的访谈中,我们请大赛的策划者与评委谈了对本届主题“坐与长者”的理解,这次,请年轻的参赛者谈谈对主题的看法以及自己的创作感受。

        比赛不仅仅是一场竞争,更是一种对比赛所提出的观念讨论。

 

张婉彤(北京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参赛者)

 

刚看到比赛主题的时候,觉得长者是爷爷奶奶,是社会上的老人,是需要我们帮助的人,但逐渐深入理解后,我把长者与回忆联系起来,旧衣服,长辈的衣服,能够勾出我对穿过人的想象,所以我选择了《坐如衣》的主题,衣服的碎片也是记忆的碎片,也是对长者回忆的碎片,是逝去的回忆。

 

马路遥(中央美术学院参赛者)

 

从小和爷爷奶奶在一起的时间多,我对长者的理解就是家的概念。长者是我的家人、长辈,是能够给我挡风遮雨的大树。所以我的创作是用树形来表达家,家族和长者。长者是树干,也是我们后辈的依靠。在设计过程中,树不仅表达了家的概念,还让我延伸了对晚辈和长者关系的理解。长者是依靠,是给予我们养分的人。在功能上也为长者预留了存放水平和拐杖的小空间。

 

张海明(职业设计师,参赛者)

作为设计职业者,我的设计理念更多的出发点是功能。但面对这个主题的时候,很难单向从长者的功能出发去考虑问题。因此,我更注重“坐”和“长者”之间的“与”字,更多的考虑晚辈和长辈之间的关系。在我的印象里面,长者更多的给予晚辈的是关爱,甚至是溺爱;而晚辈最终也会成长为“长者”,这之间的映像是亲密?代沟?还是相互之间的融合?在矛盾中很难表达清楚。因此我的设计是双向的功能语言表达,一面是婴儿或者童年的印象:婴儿车,有温暖、关爱和回忆,另外一面是摇椅、沙发,是长者的沉思和娴静。两者既在一起,又互为向背,有代沟,有融合,有亲密。


肖珂、赵歆(无锡江南大学参赛者)

 

我们两个的创作理念都来自“旧物”。旧物不仅承载着一代人的记忆,从视觉的角度看,陈旧带给人安全和亲切的感觉,就像我们一想到长者,总是知识经验多于我们,给我们亲切感。我们中的很多人有恋旧物的情感,觉得越老越有感觉,旧物本身作为设计元素,就有自己深刻的设计表情,因此,在“坐与长者”的创作中,结合了很多亲切,有时间感的旧物。

 

蔚然(中央美术学院城市学院参赛者)

其实长者不仅仅是长辈,同辈人中也有我们的长者。我们的老师,姐姐、哥哥,有学识的,都是我们的长者。我们好多同学一起参加了这个比赛,也一起讨论过对长者的看法。我的理解很直接,来自于小时候在家吃馒头的记忆。可能儿时,家里的长者最照顾的就是我们的饮食,所以我的创作是从“吃馒头”想开来的。其实长大之后很难忘却的是小时候对长者的依赖,关爱。长大后,很多对长者的理解就变得理性了,我想,“坐与长者”,更重要的是一种情感表达。

 

 

 

主持人

第六届“为坐而设计”主题是“坐与长者”,不仅是一个专业设计比赛的赛题,也是全社会应该共同关注的话题。对于长者的尊重、情感,不仅表达了后辈的愿望,也是社会道德秩序的表现。本届大赛,使这么多年轻的参赛者来讨论关于长者的话题,讨论本身就是大赛的赛程,今天济济一堂,各抒己见,大家对长者的理解与思考的过程本身就很有意义。